真相只有一个!这才是西游记的正确打开方式 女儿国才是西游记的大难

www.d88

2018-10-24

专题:《西游记》的故事大家都不陌生,在《西游记》里面,唐僧和他的三个徒弟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最终才到了西天大雷音寺,取得了真经,完成了使命。 但是不知你发现了没,整个西游记给人一种有违逻辑,前后矛盾的感觉。

尤其是“陈光蕊赴任逢灾江流僧复仇报本”一回中疑点多多、迷雾重重,比如唐僧母亲十八年中,与杀夫凶手夜夜同床共眠,简直叫人无法想像!吴承恩老先生会有那么弱智吗肯定不是,由此可见,《西游记》中有违逻辑的地方一定是吴老先生刻意留下的“玄机”。

在《西游记》中唐僧的父亲叫陈光蕊,母亲叫殷温娇,但是实际上唐僧的亲生父亲绝不是陈光蕊,因为从西游记上记载的时间来看,他的母亲与陈光蕊结婚的时间仅为8至18天,这么短的时间,温娇是不可能确认怀了孕的。

唐僧的亲生父亲就是那个水贼刘洪,只有这一种解释,才能将全文中所有的谜团矛盾一一解开!因为唐僧的亲爹是刘洪,所以殷温娇才会心甘情愿地陪着杀夫仇人同床共眠十八年,才会过上十八年世外桃源般的真正属于自己的日子。

在殷温娇眼里,刘洪才是自己真正的夫君。 当年在洪江渡口,刘洪、李彪两个水贼杀了陈光蕊,如果真的只是为了劫财劫色,就不会钱都没要,而是刘洪穿了陈光蕊的衣冠,带了官凭,同殷温娇往江州上任去了!除此之外,刘洪的家庭势力一定不小,如果比丞相低,也不敢那样做,两家大概是势均力敌,而且是对头,丞相在知道真相后,一纸公文就能解决的问题,却要跑到皇帝那儿讨来六万御林军去剿,就说明刘洪的家庭势力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刘洪是爱小姐的,因为小姐已经结了婚,刘洪的爹妈才放松了监控,刘洪才得以脱身,尾随而来,买通开船的李彪,化装成梢公,打死光蕊,与小姐私奔,改名换姓,连显赫的家世都放弃了,情愿与小姐躲在江州过小日子。

如果唐僧不是刘洪与温娇所生,刘洪又怎么会留下这么大一个祸根呢要知道刘洪打杀陈光蕊与家僮是何等的利索,难道要杀一个婴儿还不简单吗书中曾提到:“幸喜次早刘洪忽有紧急公事远出。 小姐暗思:此子若待贼人回来,性命休矣!不如及早抛弃江中,听其生死。

”看到没有是小姐做的这个弃婴决定。

如果她怕刘洪谋害这个孩子,那她可以求得了这个情,总要比丢江里好得多。

可她是背着刘洪去的,为什么要背着刘洪呢因为刘洪若知道了,绝对不会允许她这样做!后来在刘洪被捉的时候,丞相请小姐出来相见。

小姐羞见父亲,就要自缢。

玄奘急急将母解救道:“儿与外公,统兵至此,与父报仇。

今日贼已擒捉,母亲何故反要寻死”玄奘他当然不能理解。 后来,龙王送陈光蕊还魂复活,一家人应该算是团圆了,可温娇小姐还是自尽了!为什么会是这种结局因为温娇小姐对父亲说过这样一句话:“吾闻妇人从一而终。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由此可见温娇小姐说的是真的,何况光蕊还魂复活后也说过:“更不想你生下这儿子。

”以上种种足以看出端倪,其实这才是作者立意高远之处,读懂了才能明白什么是“造化”;读不懂《西游记》就永远只是儿童故事。

⑼爸爸妈妈和小朋友大手牵小手,城市的文明不仅靠城管努力,应该是大家一起努力。 你知道,妈妈一直没有约束过你的感情。

你给爸爸妈妈写过信吗?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全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共和国尘封了13年的历史又缓缓地打开了。

母亲被重新任命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领导工作岗位上。

父亲的沉冤在真理标准大讨论的背景下,经母亲不懈地向党组织上诉,已经看到了黎明前的曙光。

当1979年9月15日父亲的追悼会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时,党和国家的许多领导人,父亲生前的领导和老战友、老同事都来了。 压抑了13年的感情,蒙受了13年的冤屈,母亲打开了情感的闸门,任泪水肆意地流淌。 1937年9月,母亲和一些进步青年从南京、上海出发,历时近两个月,到达了延安,并成为陕北公学的学生。 在延安,母亲改掉了她原来刘孝思的名字,改叫于虹。 在父亲得到平反后,母亲担任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台长,全身心地投入到国际广播的事业中。

中国当时正处在拨乱反正的时期,百废待兴。 母亲已经是50多岁的人了,仍在拼命工作,以期找回丢失的时光。

她又回到“文革”前的工作状态,每天早出晚归,我们在家中又很少见到她的身影。

开放的中国需要让世界了解,国际广播的作用就显得尤为重要。 母亲“文革”前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外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前身)专家工作室工作,她又开始联系那些老专家,把各个语种的专家调配齐整。 又着力把国际台外国听众来信组的工作进行了周密的布置,经常代表电台接见外国听众及来华的客人,从细微之处开展对外交往工作。 母亲在陕北公学短暂学习后转到中央党校,毕业后被留校任俱乐部主任。

“文革”初期,父亲成为运动的首要目标之一,母亲也被当作“走资派”受批斗、监督劳改。

原来的家被收走,物品被查封,母亲和家人只能携带生活必需品,被扫地出门。

母亲把当年结婚时聂荣臻司令员送的礼物——碳精石雕刻花瓶收拾起来(1942年“三八”节前夕,父母亲结婚,边区司令员聂荣臻为这对新人特意准备了家宴,并赠送了礼物),又把这方丝帕悄悄地缝在自己随身穿的棉袄里面,这是已经冤屈而去的丈夫留在自己身上的精神支柱,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信物。 在十年动乱里,无论是站在批斗台上,还是在“专政队”的劳动中,汗水、雨水、泪水浸润着爱人的诗帕。

本文关键字:。